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刘氏名人

保家卫国,忠烈可风,石墩人民浴血抗日

时间:2014/10/1 18:27:52  作者:刘氏子弟  来源:龙门刘氏家园  查看:498  评论:2
内容摘要:保家卫国,忠烈可风,石墩人民浴血抗日——广东龙门县石墩村人民抗日记实1944年7月6日凌晨,由增城向博罗方向调动的日军,经永汉到达龙华后分三路(黄山水、田背水和大鱼潭)取道路溪向博罗横河方向窜扰,其中从大鱼潭上龙江路经石墩村的有1000余人。日军到达石墩村前一天,爱国乡绅刘其敬刚...

保家卫国,忠烈可风,石墩人民浴血抗日

保家卫国,忠烈可风,石墩人民浴血抗日

——广东龙门县石墩村人民抗日记实

   

194476凌晨,由增城向博罗方向调动的日军,经永汉到达龙华后分三路(黄山水、田背水和大鱼潭)取道路溪向博罗横河方向窜扰,其中从大鱼潭上龙江路经石墩村的有1000余人。日军到达石墩村前一天,爱国乡绅刘其敬刚好回到石墩家里。刘其敬先后任国民党龙江乡乡长、县参议员、县第一小学校长、三青团龙门分团筹备处书记,与我党地下工作人员吴宪俊共事,是中共统战对象。吴宪俊经中共龙门县工委书记吴伯仲批准,由刘其敬向省三青团推荐,任命其为龙门县三青团总干事。后来吴宪俊通过刘其敬,任命中共永汉特支书记梁永思为县第一小学教导主任、龙城地下党员胡瑞祥为教师,作职业掩护。中共龙门县工委书记吴伯仲对刘其敬的评价是:“通过统战工作,他对我们工作支持得很好”。

    刘其敬意识到日军残暴成性,路经石墩村时,必洗劫村落。他在当天召开村民会议,以应事变,议定如日军过境不进村侵扰,则放他过去;若侵犯本村,则坚决抵抗。该村有高而厚的围墙,四角有炮楼,既可居高临下目睹一切,又可在每一个角度射击敌人,易守难攻。全村有18支步枪、8支短枪、4支台枪,1万多发子弹,全村听从刘其敬指挥,分守四角炮楼,刘其敬指挥枪一响.即全村投入战斗。

石墩人民做好战斗准备后,当天早晨雾弥漫,能见度很低,住在村前林记的刘珍云在喂马时,隐约看到日军从岭尾岗松园咀向石墩村进迫,他立即叫自己子女入楼阁向准备战斗的有关人员报告,守在前右楼阁的刘全安等人看见7个日本尖兵跑到宅前,其中3个日兵看到前右楼阁下大门紧闭,便拼命拍门,并大声嘶叫。当时刘其敬在楼上,当即写了“路过此地,不要骚扰百姓”的字条放了下去,日兵看后,毫不理睬.继续嚎叫敲打大门,另4个日兵则向左前楼阁走去。昨天未参加会议的刘全安,不知要待刘其敬指挥枪响后才投入战斗的规定,立即开抢把拍门的一个日兵击毙。守前左楼阁的刘炳光以为刘其敬的指挥响了,开枪击毙迫近前左楼阁下的一个日兵。大家一齐投入战斗,很快把7个日本尖兵消灭。

敌人遭到打击,组织兵力三次轮番进攻。第一次,一名日军军官挥首指挥刀,领一队日军冲向左楼阁,临近楼前,指挥官被刘炳光击毙,其他战位上一齐开火,日军丢下几具尸体而停止了进攻。第二次,日军加强了火力,先用迫击炮向新围轰击,炮弹在屋顶爆炸,村民惊慌,刘其敬向村民呼喊:“不要慌乱,乱弹在屋顶爆炸,伤不了人。”日军开炮后,在轻、重机枪掩护下,组织一队日军进攻,石墩村民凭惜四周厚实的围墙,四角炮楼的射击孔,居高临下,全方位进行反击,日军丢下几十具尸体,又暂停了进攻。日军遭重大伤亡后,更加疯狂地报复,派兵到村外竹林里砍竹,扎成许多竹梯,组织了三四百人进行第三次进攻,企图利用竹梯强行爬墙进村,石墩全体村民在刘其敬指挥下,男女老少一齐参战,没有枪支的村民则往各岗位送水、送弹药,坚守阵地,有枪支的村民准确射击敌人,不让任何一个日兵利用竹梯爬墙。枪杆打至滚烫时,村民则用花生油浸泡降温后又继续射击,同样将日军的第三次进攻击退。日军不敢接近石墩村围墙,在射程外的田野上嚎叫。

驻守在平陵的河源保安大队,奉命前来增援,但因贪生怕死,来到距石墩村五公里远处的广尾学堂边的竹林里停下来,不敢再前进,龟缩在竹林里观望。开战时,刘其敬曾派出一村民上县城求援,希望得到县保安团援助,不料派出的村民半路被抓,半天全无消息。看来靠援兵无望了,刘其敬告诉村民,日军不攻进村来,是绝不罢休的,日军所到之处会实行“三光”政策(烧光、杀光、抢光),反正都是死,只有和日本鬼子死拼了!

下午2时左右,日军调回已开至路溪黄坭坳的五百多日军和两门无后座力炮,配合迫击炮、轻重机枪,组成强大人力、火力,向石墩村发起总攻。敌人的三发炮弹把后左楼阁及旁边的围墙击破。刘炳光见势不妙,便叫刘日槐坚守前左楼阁,他自己则转入敌人密集进攻的第二栋屋去战斗,刘炳光作战英勇,他发射了500多发子弹,击毙日军30人。不一会,刘日槐牺牲了,刘玉粦左手被打断,叫其妻破开田瓜,用田瓜囊敷住左手伤口,右手提着竹篮给各战斗岗位送弹药,直至被迫击炮弹击中而阵亡。刘金先左手受重伤,不怕牺牲,坚持战斗,最后魂倒;刘炳光左腿受重伤,仍坚持战斗至阵亡。刘其敬及其助手刘亚焕,各使用两支手枪,指挥前后楼阁的刘全安、后左楼阁的刘应石及青年壮年男女奋力抵抗。村民爱护刘其敬,叫他躲进地洞,刘其敬婉言拒绝说:“要战一起战,要死一齐死,村人战死了,留下我一人又有何用?”在他的感召下,众人操起刀、斧、锄头与入村日军进行巷战。刘其敬与助手刘亚焕在指挥战斗中,相继中弹牺牲。石墩村民失去指挥和战斗骨干,终因武力悬殊,寡不敌众,于当天下午失守。日军进村后,兽性大发,迫刘应石带日兵进屋缴枪捕人,刘应石不从,被踢翻在刘其敬尸体旁,用刺刀猛刺其头部致死,刘全安被刺刀刺入肛门挖出大肠而死。刘珍云之子因身上缠着子弹带,被捆绑着用刺刀慢慢地向其身上刺了50余刀至死。戴着项圈的小孩刘细九,被日兵抓住项圈悬空打转取乐,项圈不牢而断裂,小孩远摔一旁发出惨叫声,日军则哈哈大笑。村内已暴露的群众20多人,被押至禾坪强迫分列跪下,两名少妇被拉去强奸。日军用刺刀刺、枪托撞、锄头击死跪着的群众,禾坪鲜血流淌,令人惨不忍睹。

刘珍云被捉去灌水后,被搜出他身上有几万元现金和一些盐提单。日军见他个子肥大,还有马,以为他是个大人物,逼他到水井边洗净身躯后,把他绑在一张长木凳上,准备生劏。其时停留在广尾竹林里的河源平陵保安大队,在当地乡绅及村民的胁迫下,开至龙江火烧排山上吹响军号。六子园村的钟新泉架起机枪向石墩村有板有眼地串射、占射。日军用望远镜观察,见有穿制服的军人在山上,以为是大队援兵到来,来不及生劏刘珍云,便仓皇离村。

此役,日军被击毙138人,石墩村民6人在战斗中牺牲,9人中弹死亡,25人惨遭屠杀,9人被捆绑拉夫。行至博罗横河树头岭一条小河时,刘七妹用石块砸死日兵,与另3人挣脱捆绑而逃回,共余5人音讯全无。刘其敬和刘日槐两户两家被杀绝,全村被焚毁房屋47间,被宰生猪30多头、牛3头、抢走马3匹。损失的家私财物难于计数。

1947226,龙门当局在县城东郊场为石墩村抗日建立纪念碑,国民党抗日爱国将领张治中题词“忠烈可风”。

 

龙门县汉文化促进会(刘冠洪整理)
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
相关评论
QQ交流群:292978377  QQ客服:286512248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  粤ICP备1101786号